等待电风扇

funko小人这个还原原著的淡紫色长袍真的好gay哦。。。

袜子在HP中一直是个很重要也很独特的意象。比如,当家养小精灵获得主人给予的袜子时,就能够获得自由。因此袜子也成为了自由的小精灵多比的最爱。

也就是说,在巫师和麻瓜眼中,袜子可能只是最不起眼的日常衣物。而从家养小精灵的世界观来看,因为他们的社会地位卑贱而低微,能够穿上“袜子”,过上平凡的小日子,就成为了最为“神圣”的自由。

而邓布利多又何尝不是时刻在渴望着平凡日子里的小幸福。他越是能力强大,越是位高权重,责任就越大,压力就越大—留给私情和生活的余地也所剩无几。

邓布利多在魔镜里看到过格林德沃,却告诉哈利,他看到的是自己拿着穿不尽羊毛袜,这也许是谎言也许不是。

也许格林德沃正如同羊毛袜一样,是他圣人之面的背后,那个身为凡人的邓布利多无法自控也无法排遣的“私情” — GGAD共度的那个梦幻的夏日,无疑是邓布利多无比渴望却也必须舍弃的平凡人的幸福。

或者,也许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在魔镜里拿着羊毛袜。也许他凭着他独有的那份天真的童心和幽默,虔心地希望能像那些他喜爱而尊敬的家养小精灵一样,只要手握袜子,就能重获“自由”。

从社会的重压中,从无望的爱情中,获得最后的自由。

好想吃阿莎和荷兰的拉郎,有没有人给指个路。。

这也能被屏蔽,更说明问题了不是么

卡公男双决赛后男单决赛前,跟哥哥聊天放松的小胖😆😝小雨,你究竟摸了多少下弟弟的腿,把他逗成那样。。。有那么好摸吗🙉🙉🙉【我还给配了个小甜歌,大家赏脸点开声音听一听哈哈哈

一年前的3月10日夜,我在彻夜未眠时独有的那种荒荒茫茫的清醒中,从相机里翻出他抬头看漫天金纸的那张照片。旅店窗外美食街的霓虹灯,一整夜都那么摇摇曳曳的闪着。深圳初春的潮闷把日出都揉成了犹豫的碎雾。清晨的浑噩之间,不知道到底几时几刻下了一场雨,只知道拖箱子离开旅店的时候,路面有雨水裹了尘土。

我给那张漫天金纸的照片配词说,“希望不灭,未来不远”。

今日的凌晨,我在多哈,以另一种心情正失眠,又翻看起了相机。这个城市的三月已是明朗又脆生生的盛夏风景,夜空都毫无遮掩的大敞开着。

已经过去了一整年。什么都变了,什么又都没变。

因为他站在球台边就是“希望”,他举起球拍就是“未来”。

不听不听,小雨念经